为什么到以色列看项目的人多,投资成功的人少?

VC说
正海资本执行总裁耿万京已经在资本市场打拼了二十多年。

israel-1441238

核心预警:

1.耿万京最关注的点有四个:第一是诚信,第二是敬业,第三要有激情,最后还要有远大的愿景。

2.特别早期的项目,因为现在机构比较谨慎,所以融资很难,估值不得不下来一些。稍微有一点规模的企业,处在在创业期和成长期的拐点,就会比较敏感,尤其是新三板一挂牌,估值就会涨。

3.由于国内的标的估值水平总体比国外要高一截,随着创投开始转向技术驱动,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把目光转向了海外,尤其是美国、欧洲、以色列等传统技术大国。

4.虽然现在很多投资人到以色列去看项目,很欣赏以色列的技术,但实际上合作成功的概率不大。原因很简单,相对成熟的技术在以色列要价也很高。可能某项五个人搞出来的技术,做到世界第一,就要价30亿美金,中国人不会接受。而那些有创意的早期项目,因为商业价值不明确,中国人也不会去买。

变革家,以投资视角为您发现风险和商机!正海资本执行总裁耿万京已经在资本市场打拼了二十多年。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耿万京在华尔街管理着一支对冲基金。更早之前耿万京曾在澳大利亚多年,工作经历环绕太平洋。

在国外二十多年之后,耿万京认为,与国外成熟的资本市场相比,发展中的中国有更多的机会。因此,当耿万京2010年遇到一个来自国内的创业团队,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回国,既是该项目的天使投资人,也亲自加入公司。“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一方面可以管理公司,另外公司做大了之后,资本运作是我的强项。”耿万京表示。

不过很遗憾,两年后这家公司并未做成功。当时恰逢“全民PE”的热潮,耿万京也收到了正海资本创始人王正东伸出的橄榄枝。于是乎2012年之后,耿万京成为一名管理合伙人。

正海资本成立于2008年,早期以PE投资为主,东方财富、百视通、应流股份、银联商务、快友世纪、易游天下等案例,都是正海资本曾投资的项目。

而耿万京目前在正海资本主要负责看偏早期的项目。2014年,正海资本募集了一期3亿元规模的VC基金。不过耿万京表示,实际上正海资本在2012年就曾试水过一期三千多万元的基金,专门投早期项目。这期基金规模不大,但成绩相当不错。投资的六个项目中,有一个最新一轮融资的估值已经达到22.5亿元,正在计划IPO。

四个维度看创业团队 追求互补型投资

耿万京之前的主要经历是在华尔街管理对冲基金,最大的强项在资产证券化领域,回国之初的创业也是这一方向。不过国内的资产证券化发展不成熟,机会不多。从这个整体跟数字打交道的行业横跨至早期投资之后,耿万京也把关注的重点转向了看“人”。

耿万京认为,投资早期项目最重要的就是跟公司的领头人深入接触,了解他的为人。具体而言,耿万京最关注的点有四个:第一是诚信,第二是敬业,第三要有激情,最后还要有远大的愿景。在耿万京看来,没有愿景和想象力,公司就做不大,创始人应该“对从事的行业有前瞻性,看得更远一点,在心目中对公司的发展有很清晰的路径。”

仅仅这样还不够,耿万京还希望创业者能够有开放的心态,善于学习,能够吸收别人的看法和意见,而不是一味的固执己见。对于创业团队,创始人需要有分享的精神,管理好一个富有战斗力的团队。

正海资本去年投资了一个项目,有三个联合创始人,结果出现了内部不和,影响到公司发展。最后他们只能在正海资本的协调下,将股权结构理顺,

目前公司运转良好。

很多创业公司只有一位创始人,耿万京并不介意单一创始人可能存在某些能力上的短板。在公司的发展过程中,技术、财务、市场等各版块都需要人才,创始人不可能都擅长,但正海资本可以帮助他扩大团队,“一个人也好,两个人也好,三个人也好,都要补齐”。

耿万京有一个非常看重的因素是,正海资本是否具备相应的资源去帮助这个公司。耿万京表示:“特别要了解一个项目的短板在哪里,判断一下我们有没有资源来帮助团队。只有我们和这个创业团队能互补,这个项目才更有可能成功。”

成长期项目争夺激烈 如何寻找估值洼地?

正海资本募集的VC基金投资阶段主要是成长期,这是目前市场上资金扎堆的一个阶段,因此也是估值居高不下的一个阶段。

耿万京表示:“特别早期的项目,因为现在机构比较谨慎,所以融资很难,估值不得不下来一些。稍微有一点规模的企业,处在在创业期和成长期的拐点,就会比较敏感,尤其是新三板一挂牌,估值就会涨。”

这样的情况下,寻找估值洼地的能力也就成了一个VC投资机构的核心竞争力。耿万京认为,要做到这一点,首先有赖于正海资本早期投资团队三位合伙人多年积累的行业人脉资源,而不能只盯着大家都在看的热门项目。

另一方面,如前面所提到的,正海资本非常看重自身与创业公司之间的资源互补。“我们花很长的时间,做很多的工作,帮助他们一起规划、策划,补充要素短板,这样下来相对而言估值会好一些。”耿万京表示。

正海资本正在谈的一个项目,从2015年上半年就开始,一直跟到现在。该项目是一位大学教授做的,技术很好,盈利水平也不错,但是公司股权架构存在很多问题,面临如何做大的问题。正海资本帮他做梳理,现在把股权架构理顺,已经进入尽调阶段。

耿万京表示,好项目确实很难找,需要花心思。有些项目一开始看起来不行,但是跟下去也可能有收货。耿万京每看一个项目,都会跟创始人作为朋友保持联系。有时候突然接一个电话,某个一年前曾经谈过的投资对象,又有了新的技术出来。2015年耿万京接触一个做图像识别的博士,当时他做了一个跨境电商的项目,虽然没有投资但一直保持着联系。目前这位创业者回到老本行,做视频广告,又来谈融资。

打造跨国孵化器 与海外技术前沿无缝对接

耿万京坦言,今年的投资速度与往年相比有所下降,主要原因并不是正海资本有意放慢节奏,而是客观上成长期的项目更难找了。

由于国内的标的估值水平总体比国外要高一截,随着创投开始转向技术驱动,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把目光转向了海外,尤其是美国、欧洲、以色列等传统技术大国。

不过,耿万京表示,虽然现在很多投资人到以色列去看项目,很欣赏以色列的技术,但实际上合作成功的概率不大。原因很简单,相对成熟的技术在以色列要价也很高。可能某项五个人搞出来的技术,做到世界第一,就要价30亿美金,中国人不会接受。而那些有创意的早期项目,因为商业价值不明确,中国人也不会去买。

中国的产业升级需要吸收国外的先进技术,能否找到一个最好的方式?于是耿万京想到,最理想的方式是将国外最牛的技术团队引进到国内,再从国内寻找经营团队,孵化出一个优秀的企业。

耿万京从2012年就开始考虑这个计划,目前正进入落地实施。正海资本不可能在海外各地设置办公室,一是考虑到成本因素,二是如果不是长期扎根当地,不可能发现优质的项目。因此耿万京需要在美国、

日本、 英国、以色列等国家当地寻找合作机构,由他们挖掘有潜质的技术团队并做早期的评估,再通过正海资本的资源引入到中国来。寻找海外优质技术团队是最难的一环,这一问题解决之后,耿万京认为在国内建立一个孵化器和配套的天使基金不是难事。

这一计划成型之后,一个深度绑定国内技术需求与国外前沿创新的跨国孵化器就将浮出水面,成为正海资本源源不断的技术驱动型项目源。

本文源自投资中国变革家采用本文仅为信息提示之目的,不代表变革家对观点赞同或支持。优质项目推荐、创业项目拆解、核心风险提示、身边商机发掘,变革家让您捕捉更多商机、规避更多风险。更多信息请扫码联系我们。

114491339320365817

关闭

参与讨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客服